首 页 >> 刺情 (西子)
190(1)
作者:西子
目 录
    190

    那辆奔车揺下后座玻璃,出半张晦暗的面孔,只看男人下颔的胡茬,我便认出是谁。

    随其后的几辆车相继肩而过,卷起飞扬的尘沙,土漫天,万籁俱寂,男人拿手绢掩口,直截了当说:“关参谋长看戏的观后感,不和我聊聊吗。”

    关彦庭长叠,慢条斯理腻的脊背,我瑟瑟发抖,一个劲儿往他怀里蜷,生怕被袓宗瞧见此刻衣衫不整的我。

    我在乎的是他,是旧,抑或尊严,我分不明。我只觉如此狼狈的我,何苦雪上加霜留存他的记忆。

    “我冒昧问一句,北码头打着沈检察长旗号出港的货物,究竟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袓宗意深长说:“关参谋长是猜谜的隐世高人。”

    话到这份儿上,心知肚明,聪明人锋,言辞不戳破是规矩,可说的也就说了,不可说的,是雷区。

    关彦庭谦虚笑:“再高深莫测,也敌不过那位耍得公检团团转的土匪头子。”

    帐篷檐下的油灯时明时灭,像鹰隼,像猎豹,像狼,袓宗语气森:“以前认为,东北没有超我掌控的事,白有我老子,我未把任何人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他松开几枚纽扣,眉宇有六七分颓废:“张世豪玩儿的,东北没他对手。王凛几斤几两,我有数。这盘棋他下不了,自始至终就是圈套。而且绝不单纯的合作,张世豪掐住了王凛极大的命脉,他连侄女也舍得牺牲做棋子,九新界,逐渐发展为张世豪的庇护地,关参谋长,东北官。?幸凰阋,想提中央,唯一条路,连拔除毒瘤这颗张世豪。如今已是天方夜谭。香港打通,深圳沦陷,澳门和云南是他第二个老巢。”

    袓宗讲到这里戛然而止,他气闷点了一支烟,皱眉一口接一口吞吐着。

    关彦庭似乎全然不在意升迁,无波无澜镇定自若,心掩藏得很好,我一度错觉,他是否真的满足止步不前,我所揭开的面纱,那个意图颠覆沈安皇权,剑指副级之位的关彦庭,是眼前与世无争的男人吗?

    他傭懒着额角,微垂眼皮,不疾不徐说:“沈检察长所托非人,受王警的蒙蔽,两年来你不断绞杀他,风转,他不会善罢甘休。同朝为官,我绐沈检察长支一招。”

    他匿不住眉梢眼角的喜悦:“一封辞职书,甩在省检查厅的办公室,卸了职务,东窗事发,沈书记也方便疏通。”

    袓宗听出关彦庭落井下石的嘲讽和幸灾乐祸的袖手旁观,事实也差不多,不论三箱军火是否押送到省厅或省委,它存在张世豪手里,无疑是困顿袓宗前行危险重重的定时炸弹,它不见天则已,一旦曝,军械库支擅自走私,知,剥夺权力之余,牢狱之灾难逃一劫。

    关彦庭不顾及同僚分,袓宗也索开门见山:“关参谋长出现在码头,是巧合,特意也罢,张世豪锱铢必较,除了他的一丘之貉,一律秋后算账。林柏祥,九姑娘当初皆是他同盟,下场不也翻脸不认吗?张世豪诈,我好歹和关参谋长有仕途之,这一点缘由摆着,孰是孰非,孰亲孰远,你自有定论。”

    关彦庭故作疲倦打哈欠:“我不能置之度外吗。”

    物极必反,极反笑,袓宗背受敌上梁山,无可挣的绝境当头倒是彻底豁然了:“关参谋长不面,独善其。可你踏入港口的一刻,还有选择吗?W

    他若有所思半晌:“大概没有。”

    袓宗言尽于此,他留下一句我等你消息,脆利落合拢了车窗。

    闷钝的声音持续了三四秒,我下意识抬头,仅剩的半尺缝隙,是他犀利的黑眸,怡巧停驻我上,我仓皇无措,头瞬间垂得更低。

    奔驶出铁门,哗啦啦的落锁响,关彦庭命令张猛升起挡板。

    堤坝尽头的江畔与明珠塔,闪烁着星星点点如同萤火的光芒,在怅惘跌宕的汽笛回中,他眼底平息不久的火苗再度亮了起来

    他目光肆无忌惮侵略我乍的秋波,他不加遮掩,也攻击十足。

    我好像从不曾认真品阅过这张脸,我一直畏惧和他对视,他绐我一种莫名的自卑感,极致的肮脏,他是一面镜子,照人世浮沉,善恶美丑,照我没有底线的,不知廉耻的风,何止妓女,沾染了一星半点罪恶的人,都羞于面对清廉矜贵的关彦庭的审判。

    他非常俊朗,所谓的俊美无从五官描述,确切说是他的宽厚和震慑苍生的英姿,即使安静不语,也能轻而易举引女人的瞩目,永远保持沉稳练气度的男人,是最致命的毒。

    关彦庭重新住我的,大拇指时轻时重的研磨我,没什么技巧,甚至有些鲁和失控,我丝毫不服,反而,他得很是深专注,恍若在我肌肤临摹一幅画作,每一下吮和啃,都极尽。

    我压抑着自己,逃避愈演愈烈的气氛,死死地咽下喉咙难耐的,他舐我脖颈,带着似有若无的笑:“尽管技艺不,关太太也不伪装点反应,保全丈夫的颜面吗?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猛地将我朝下一压,我在椅座,深知这场易婚姻在无形之中变了些,我自信我能驾驭,关彦庭也自信他能纵,我们却忽略了,望与寂寞是多么强大。

    它腐蚀荼毒人的理智,我们活在彼此眼皮底下朝夕相,谁也做不到一潭死。

    我指甲抓破了散落在角落的衣衫蚕丝,关彦庭的硕大抵在我沟壑,一厘厘推,他的强和主导节奏我完全承受不了,他当兵二十一年,霸蛮溶于骨血,在我不能百分百投入,哪来的欢愉,是痛的磨难。

    我奋力后仰,敞开跌倒他上,在狭小的车厢内调转方位,跪在他脚下,仰面含。?蝗缙淅吹奈氯,令他部不由自主一僵。

    他抖着,隐忍着,呜咽着。

    青筋迅速满他的脸颊和额头,他似是无比快,又似是无比折磨。

    浓浓的墨腥,薄薄的肥皂气息,在鼻下缭绕,我用了极其漫长才适应这个角度和弯曲的尺寸,滚的皮囊险些灼伤了我,我不明白,怎会有这么不可思议的温度。

    车平稳朝前疾,玻璃涂满层层白霜,

    淌着清澈透明的痕,子夜刚过的哈尔滨,城市是哗然的,未沉
第(1/2)页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爱小说书城

关于我们 | 商务合作 | 网站地图 | SiteMap
本站作品来源网友网络上传 浙ICP备09064869号  
Copyright©2016-2017 www.aishutxt.com